<i id='os7z4'><div id='os7z4'><ins id='os7z4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span id='os7z4'></span>

        <ins id='os7z4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os7z4'><strong id='os7z4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dl id='os7z4'></dl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os7z4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os7z4'></i>

        2. <tr id='os7z4'><strong id='os7z4'></strong><small id='os7z4'></small><button id='os7z4'></button><li id='os7z4'><noscript id='os7z4'><big id='os7z4'></big><dt id='os7z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s7z4'><table id='os7z4'><blockquote id='os7z4'><tbody id='os7z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s7z4'></u><kbd id='os7z4'><kbd id='os7z4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<acronym id='os7z4'><em id='os7z4'></em><td id='os7z4'><div id='os7z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s7z4'><big id='os7z4'><big id='os7z4'></big><legend id='os7z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墓地附近的美女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楊春的老婆死瞭,大年三十上吊死的。

            老婆傢人把她放下來的時候,看見她渾身青一塊紫一塊的,老婆的傢人對著楊春大吵大鬧,說他逼死瞭他們的女兒,讓他償命。

            楊春不理,她自己想不開上吊,跟他有什麼關系。他就討厭老婆這樣嘮瞭嘮叨的女人,他心煩就打她,她敢還手就往死裡打。她怕瞭不敢吭聲,他才哼著小曲走瞭。

            沒成想老婆受不瞭委屈,上吊死瞭,楊春想死就死瞭吧!還給我添麻煩,又要辦喪事,又要應付她傢裡人來鬧,真煩。

            一個月過後,楊春答應賠給瞭老婆娘傢十萬塊錢,這事才漸漸平息。

            給完錢楊春覺得很憋氣,跑到老婆墳前,對著她的墳一陣亂踢才算解恨,然後騎著摩托往回走。

            不巧天突然下起瞭大雨,他不得不躲進墳邊上的一片樹林裡。

            可是雨太大瞭,站在樹林裡他還是被雨淋的濕透瞭。天越來越陰,烏雲像是打翻瞭墨汁,黑得嚇人。而且一陣陣響雷讓他感覺到恐慌,都說站在樹下容易被雷劈,他不能不怕。

            冒雨跑出樹林,曠野裡似乎再也找不到一處避雨的地方瞭。他推起摩托車想要冒雨開回去,可路太泥濘瞭,車根本開不走。沒辦法他隻能推著車在曠野裡走,邊走邊在心裡詛咒死去的老婆,連死瞭也要害他。

            咦!他叫瞭一聲,不遠處竟然有間亮著燈的小屋,這可真是天無絕人之路,他撒歡一樣推著車跑過去。

            到瞭門口他剛扔下車去敲門。門吱呀一聲開瞭,門裡不見半個人影。

            人哪?楊春一邊往裡走一邊叫道,突然,他看見瞭一顆頭顱出現在他面前,他的一聲,他往回退瞭幾步,差點跌倒。

            這時,他才看清,頭顱的主人,是個穿著一身黑色衣服的漂亮女孩,因為她穿瞭一身黑。在昏暗的屋子裡,看上去像是一顆飄在空中的頭顱。

            看清是人,他松瞭一口氣,口氣傲慢地說:喂!借你地方呆一會,雨太大瞭。

            女孩從容地沖著楊春莞爾一笑,美麗中夾著幾分嫵媚。

            這一笑可把楊春的魂給勾去瞭。

            這些年,他隻對著老婆一個女人,乏味透瞭,偶爾他也會去找小姐,可是那些女人個個畫的和天仙一樣,卸瞭妝和鬼一樣。

            而面前這位女孩清新可愛,一看就是純正的處女。他的心癢癢瞭,想要摸一下她那粉白粉白的小臉蛋,所以他一改傲慢,柔聲說:小妹妹,你怎麼一個人在這兒啊?

            我是來看我媽媽的。說著女孩指瞭指前面的墳地,然後又說:後來下起瞭雨,我就躲在這裡避雨。

            楊春噢!瞭一聲,嘴角微揚,毫不客氣的走瞭進去,反正這也不是女孩的地方,她也是個過客。

            咦?看墓地的人去哪瞭?楊春問道。

            女孩搖搖頭說:據我知道,好像這裡一直都沒有看墓地的人,這間屋子一直是空著的。

            真是天賜良機啊,楊春心中暗自竊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