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rj7xz'><strong id='rj7xz'></strong></code>
    <span id='rj7xz'></span>

      <fieldset id='rj7xz'></fieldset>
      <i id='rj7xz'></i>
      1. <tr id='rj7xz'><strong id='rj7xz'></strong><small id='rj7xz'></small><button id='rj7xz'></button><li id='rj7xz'><noscript id='rj7xz'><big id='rj7xz'></big><dt id='rj7x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j7xz'><table id='rj7xz'><blockquote id='rj7xz'><tbody id='rj7x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j7xz'></u><kbd id='rj7xz'><kbd id='rj7xz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ins id='rj7xz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rj7xz'><div id='rj7xz'><ins id='rj7xz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2. <acronym id='rj7xz'><em id='rj7xz'></em><td id='rj7xz'><div id='rj7x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j7xz'><big id='rj7xz'><big id='rj7xz'></big><legend id='rj7x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rj7xz'></dl>

        3. 肇事逃逸之車禍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隋昊開著車,不住地加大油門,昨晚下瞭清雪,今早路面結成瞭一層冰,路滑得就像面鏡子,車輪有些打滑不好控制。

            他還在加大油門,快速地躲閃著身邊的車,心跳隨即加快歸心如箭,剛拐過一個大角度的彎道,突然看見馬路中央站著一位穿裙子的女人,女人站在那裡一丁點躲閃的意思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隋昊用力按瞭按喇叭,沒有減速,他以為女人會躲開,誰知女人一動不動,眼看著就要撞上的時候,隋昊不得不調轉方向盤避開女人,就在這時隋昊看到迎面開過來一輛重型卡車,隻聽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兩車猛烈相撞,他的車被撞飛瞭出去……

            “啊——”隋昊尖叫一聲,直挺挺地從床上坐瞭起來,滿頭冷汗驚恐萬分。稍稍定定神,這才發現天已大亮,原來做瞭一個惡夢。

            隋昊是個膽小之人,他覺得這個惡夢一定會給他帶來厄運,他抹瞭一把汗,拿起瞭電話,打給他的秘書王林,他說:“小王!今天我不在狀態,公司裡的事,你多上點心,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是!總經理,您好好休息!”

            聽著王林卑微奉承的聲音,隋昊的心裡特別舒服,自己以前也這樣卑微過,那滋味讓他要緊牙關變成瞭現在這樣的人上人,不容易呀!他自我陶醉瞭一番後,穿著睡衣走到瞭客廳,打開電視,竟然沒臺,他按瞭一圈都是沙沙的雪花,氣得他扔瞭遙控器,一屁股坐在沙發上。

            突然他的手機響瞭,他拿起瞭手機,上面寫著媽媽。

            他連忙接起叫瞭一聲:“媽!”電話裡很半天才有人說話,不是他的媽媽,是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“小昊呀?我是你二舅,你媽快不行瞭,快點回來,還能見她一面。”

            隋昊的手機啪嗒掉在瞭地上,他慌忙跑進臥室去穿衣服,現在什麼也顧不上瞭,他鉆進車裡猛踩油門,路還真滑,昨天的小清雪在路面結瞭一層冰,可他猛踩油門歸心似箭,他是個孝子,母親是他唯一的依靠,他曾經哀求老母親搬過來和他一起住。

            可是老母親舍不得傢裡那點地,她說:“這裡有你爹的墳,我走瞭,他會孤單的。”隋昊沒有強求母親,隻要有空他就會回傢看看母親和她嘮嘮父親,嘮嘮從前,現在……隋昊的眼裡蒙上瞭一層雨霧。

            一個急拐彎路口,隋昊快速地打著方向盤,突然路上出現瞭一個女人,穿著砍袖的連衣裙,風雪中站在路中間格外紮眼,隋昊一驚想起瞭昨晚的夢,他的頭嗡一下炸開瞭,手忙腳亂地扭動著方向盤,車向蛇一樣前行,他想起瞭他避開女人的後果,撞上一輛飛馳的貨車,那麼他應該停下瞭,可是腳不聽使喚地繼續踩著油門。他不想死,避不開女人停不下車,他閉著眼睛撞瞭上去。

            車一個顛簸後停瞭下來,他的額頭重重地撞在方向盤上,一陣生疼,他打開車門跳下車,沒有觸目的血紅,沒有血淋淋的屍體,剛才他撞的女人去哪瞭?他仔細地看瞭看車下,什麼也沒有,他驚訝地皺眉,最後跳上瞭車,繼續出發。

            到老傢的時候,天已經黑透瞭,他傢的小院裡靜悄悄的,煙筒裡冒著清煙,他推開門走進去,母親正蹲在灶臺下,看見他回來一愣。

            “小昊你咋回來瞭?”母親的聲音讓他有瞬間的呆滯,隨後他撲過去緊緊抱住瞭母親說道:“媽!怎麼回事?我二舅給我打電話說你病重瞭。”

            母親聽瞭也很納悶,拉著他的手說:“瞧你急的饅頭大汗,媽沒事挺好的,正好媽媽做瞭飯你來吃吧!”說著把他推進瞭屋裡,屋裡放著炕桌,炕桌上放著兩雙筷子,他還納悶怎麼放兩雙筷子,難道母親有人瞭?

            這個想法讓他有些不爽,走到廚房,正巧看見母親在和一男人說話,他氣呼呼地叫:“媽!你在和說說話。”

            母親回頭瞪瞭他一眼說:“你爸呀!你不認識瞭?”那男人聞聲也回過頭,昏暗的燈光下,他看得真真切切,那人就是他的父親。

            “爸爸?”隋昊吃驚的大叫。

            “嗯!兒子你回來瞭,我正有事要問你。”父親有點嚴肅。

            “什麼事?”隋昊覺得渾身都再抖。

            “一年前的一個陰雨天,你是不是撞死瞭一個女人?”

            “啊?”隋昊吃瞭一驚,這事沒人知道,他看過瞭,那條路很背平時沒什麼人路過,他也是不小心,沒想到有人會在大馬路上晃悠。

            “是不是?”他父親大怒,張牙舞爪地似乎想要揍他,母親連忙拉住瞭父親勸道:“你幹什麼?孩子是有錯,可是你揍他又有什麼用。”母親把父親扶到屋裡,回頭才對他說:“小昊呀!娘曾經告訴過你,做人要敢作敢當,做瞭不敢承認,那還算人嗎?”母親微微笑瞭笑,讓他進屋去吃飯。

            那一夜隋昊一夜沒合眼,他不知道為什麼父親還活著,為什麼父母知道瞭他撞死瞭人,這一切一切就像是一場夢,夢醒瞭,會是怎麼樣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他睡著瞭,不知道多久,他突然被一陣車喇叭聲驚醒,他猛然抬起頭,發現自己正坐在行駛的車中,他的手抓住方向盤,車正向偏離馬路向大樹上撞去,他倒吸一口涼氣,連忙扭轉方向盤,車回到瞭馬路上,隨即看見路旁站著三個人,父母還有一個穿著連衣裙的女人……

            他隻覺頭皮發麻,冷汗密密麻麻鉆出瞭額頭。

            天黑透時,他趕回瞭傢,剛踏進小院就聽見裡面傳來嗚嗚的哭聲,他顫抖的手推開瞭門,母親已經走瞭,他雙腿一軟跪在瞭母親床前,隋昊淒厲地喊瞭一聲娘,恍惚間看見母親突然坐起,沖著她微微一笑道:“小昊呀!記住媽媽的話,做錯瞭事,就要承擔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娘……”隋昊哽咽地哭著,二舅把他扶起來說:“別哭瞭,你娘已經走瞭。”

            隋昊悲戚地站起,心像是被割去瞭一塊肉,隨後他為母親辦瞭的葬禮,可我迷迷糊糊他總聽見母親在說:“做錯瞭事,一定承擔,承擔……”他被這聲音折磨的心煩意亂,他想去自首,可是他的公司怎麼辦?那可是他多年的心血,他舍不得,再說他撞死人已經時隔一年瞭,又沒人發現,他幹嘛還要自求煩惱,在他前思後想後,他沒有選擇母親的話,返回城裡的時候,他特意沒有自己開車,而是叫來瞭司機,他則坐在瞭司機的後面,要是有萬一,司機還能替他阻擋。

            車又行到瞭急拐彎處,他死死地盯著前面,沒有穿連衣裙的女人擋在路中間,他剛要松上一口氣,突然砰一聲巨響,他隻覺得渾身一陣劇痛,整個人飛瞭出去,正好落在瞭路邊,他努力的睜開眼睛,恍惚間看見一個穿著連衣裙的女人沖著她怪笑,讓他毛骨悚然,雙目爆睜……

            第二天,全城的新聞報紙頭版頭條“城郊東大直路發生重大交通事故,造成1死2傷”據新聞報道,此次事故發生的非常匪夷所思:一輛轎車和一輛大貨車發生碰撞,雙方駕駛員隻是輕傷,坐在小轎車後座的男人被撞飛瞭出去,救護車來時已經沒瞭生命氣息,據醫生透露,此人並不是死於外傷,而是被活活嚇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