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fjue3'><div id='fjue3'><ins id='fjue3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ns id='fjue3'></ins>

    1. <tr id='fjue3'><strong id='fjue3'></strong><small id='fjue3'></small><button id='fjue3'></button><li id='fjue3'><noscript id='fjue3'><big id='fjue3'></big><dt id='fjue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jue3'><table id='fjue3'><blockquote id='fjue3'><tbody id='fjue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jue3'></u><kbd id='fjue3'><kbd id='fjue3'></kbd></kbd>
        <i id='fjue3'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fjue3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fjue3'><strong id='fjue3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dl id='fjue3'></dl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fjue3'><em id='fjue3'></em><td id='fjue3'><div id='fjue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jue3'><big id='fjue3'><big id='fjue3'></big><legend id='fjue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fjue3'></span>

            玩偶醫院的娃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  1
                黑暗中,沈楊覺得有東西在靠近他,一時間嚇得不敢動彈。他看到一個半人高的佈娃娃正在向他靠近。突然,那娃娃來到沈楊的床邊,雙眼閃著可怕的紅光……“啊”的一聲,沈楊從床上坐瞭起來,驚恐地朝四下裡看去,還好,隻是個夢。就在沈楊喘息未定之時,眼睛一瞟,看到那個被他鎖在儲藏室裡的娃娃居然就坐在沙發上,似乎正吊著兩條腿在朝他笑。
                沈楊打瞭一個激靈,走瞭過去。娃娃還是那個娃娃,被他“治”好後,還一直沒人來認領。
                半年前,沈楊動員女友芳菲,拿出他們準備結婚買房用的全部積蓄,開瞭這傢玩偶醫院。芳菲起初不同意,沈楊好說歹說,她才點瞭頭。至於玩偶醫院的點子,沈楊是從網上看來的:國外有人開瞭傢玩偶醫院,專門“收治”肢體殘缺或頭面部“受傷”的各種玩偶。據說,這種業務深受孩子們的歡迎,許多大人和玩偶收藏傢也是那裡的常客。當然,“玩偶醫生”的收入也就很可觀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看,咱們國傢還沒有人從事玩偶醫生的工作,而我從小動手能力就很強,要是咱們開這樣一傢店,肯定能賺錢。”這就是沈楊拿來說服芳菲的話。
                開業之初,為瞭給自己的玩偶醫院招攬人氣,沈楊搞瞭個“前十名免費”的促銷活動——前十個送到玩偶醫院裡來的玩偶,將得到免費“治療”。而現在正坐在沙發上的娃娃,就是那十個免費名額裡的一員。
                當初娃娃被送來時,腦袋快掉瞭,一隻耳朵也沒瞭,身上更是骯臟不堪。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娃娃,前幾年在商場裡隨處可見,沒有什麼收藏價值。看來,這個娃娃一定是對於它的主人有著特別的意義。可是,當沈楊把娃娃給“治”好後,那十個娃娃中的九個都先後被它們的主人領走瞭,唯獨這個娃娃遲遲沒人領。
                沈楊查找當時的“病人”進院單,也沒有查到這個娃娃來自哪裡——每個玩偶在入院接受“治療”前,他都會給玩偶建“病歷”,其中當然也包括玩偶主人的聯系方式。可是,這個娃娃為什麼沒有“病歷”呢?
                2
                第一個月過去之後,沈楊的玩偶醫院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樣步入正軌。中國人似乎很難對一個玩偶產生特別的感情,沒有多少人願意把他們“生病”的玩偶送來玩偶醫院“治療”——“治療”的錢,還不如買個新玩偶。這也許是大部分人的心理。
                玩偶醫院的生意越來越差,芳菲的埋怨也多瞭起來,最後她幹脆離開瞭醫院,說要去找份工作。而就在芳菲走後,沈楊先後三次發現那個沒人認領的娃娃會出現在莫名其妙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    第一次是五天前,娃娃出現在他的辦公桌上。當時沈楊沒有在意,以為是芳菲什麼時候來過,順手把娃娃放在那裡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第二次是兩天前,娃娃出現在沈楊的電視機旁,當時沈楊立即把娃娃取瞭下來,鎖進瞭裡間的儲藏室內。
                而現在,這個娃娃居然又一次出現在沙發上,而儲藏室的門鎖還完好無損地掛在那裡。沈楊突然覺得後背有點發涼。
                玩偶醫院與客戶的協議中有這麼一條:玩偶醫院治療好的玩偶,如果客戶由於種種原因沒來取,半年後醫院有權利自行處理玩偶。雖然還有一天才滿半年期限,但看著這個詭異的娃娃,沈楊決定今天就處理掉,把它扔得遠遠的。就在這時,門外傳來瞭叩門聲,一個女孩站在玻璃門外。
                女孩看上去二十歲左右,長相一般,穿著土氣,但一臉真誠的笑容又讓人覺得親近。女孩是來找工作的,她說她來自農村,沒讀多少書,也沒什麼特長,不過在鄉下時經常做些手工活。她是聽好心人介紹找到這裡來的,也許在這裡,她的一手好手工活能派上用場。
                沈楊苦笑:“姑娘,本來呢,如果我這醫院的生意好,你在我這裡還真能派上用場,可你看我這店裡,有人光顧嗎?說實在話,我連房租都快付不起瞭,所以我幫不瞭你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但姑娘苦苦哀求,最後幹脆說她不要工資,隻要有個地方睡覺就行。沈楊見姑娘可憐,想著她一個女孩子在外面也不方便,隻好暫時收留瞭她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   3
                一轉身,沈楊看到瞭沙發上那個他準備扔、卻還沒來得及扔的娃娃,他指著娃娃對女孩說:“你先幫我把它給扔瞭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扔瞭?多可愛的娃娃啊!”女孩大呼小叫地跑瞭過去,一把抱在懷裡,“這麼好的娃娃為什麼要扔瞭呢?你不是開玩偶醫院的嗎,那這個娃娃也是你的‘病人’囉,哪有醫院把‘病人’扔出去的道理呢?”
                一時之間,沈楊不知道該如何跟女孩解釋,他總不能說是因為害怕這個娃娃才扔的吧?他隨口說道:“這是一個被主人遺棄的娃娃,而我這裡空間有限,所以才想著扔掉。如果你喜歡它,那就留著吧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女孩很高興:“那我就留下它瞭,你有沒有發現,這個娃娃長得跟我有點像?”沈楊這才仔細打量起來,“撲哧”一聲笑瞭。還別說,臉形、打扮、氣質,雖然一個是娃娃一個是真人,但怎麼看都有那麼幾分相似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叫小艾,以後,這個娃娃就叫小小艾!”女孩一臉興奮地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