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cronym id='bevcg'><em id='bevcg'></em><td id='bevcg'><div id='bevc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evcg'><big id='bevcg'><big id='bevcg'></big><legend id='bevc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fieldset id='bevcg'></fieldset>

    <span id='bevcg'></span>
      <i id='bevcg'></i>

          1. <dl id='bevcg'></dl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bevcg'><strong id='bevc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ns id='bevcg'></ins>

          2. <tr id='bevcg'><strong id='bevcg'></strong><small id='bevcg'></small><button id='bevcg'></button><li id='bevcg'><noscript id='bevcg'><big id='bevcg'></big><dt id='bevc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evcg'><table id='bevcg'><blockquote id='bevcg'><tbody id='bevc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evcg'></u><kbd id='bevcg'><kbd id='bevcg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3. <i id='bevcg'><div id='bevcg'><ins id='bevc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她死達達兔官網在qq上(上)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  六月十六日晚十一點三十六分,星期六 上海市

            今天晚上並不是什麼好天氣,適逢梅雨季節,從傍晚開始整個城市上空就一直時斷時續地下著小雨,入夜後雨勢逐漸大瞭起來,雨點下釘釘成瞭一條線,將上海市籠罩在一層水幕之中。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重的濕氣,風吹起的時候,叫人感覺格外地陰冷。氣象臺說夜間的溫度可能會降到18到20度左右,這就是所謂的“冷水黃梅”瞭。

            唐靜一個人坐在臥室的電腦桌前,眼睛聚精會神地盯著屏幕,表情專註,兩隻手飛快地敲擊著鍵盤,還不時移動一下鼠標,忙的連擺在機箱旁的熱可可都顧不上喝一口。削瞭一半的蘋果和水果刀放在盤子裡,蘋果的表皮都已經泛黃。

            今天是周末,父母出去和朋友聚會,隻剩下她一個人在傢裡上網。唐靜接觸網絡是在兩年前,當時她剛剛結束中考,正是空閑的時候。她的朋友教她如何上網,她幾乎立刻就被這個新奇的玩意迷住瞭,還給自己起瞭個網名叫“藍調小雨雲”。

            那個五 淑頭椎 虛幻世界太美好瞭,唐靜在那裡感覺無拘無束,異常自由,和素未謀面的網友之間有說不完的話題,樂趣無窮。從此上網成為瞭唐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尤其是傢裡購置瞭電腦以後,她的上網欲更是一發楊超越談外界評價不可收拾,幾乎到瞭廢寢忘食足不出戶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今天她從早上一睜眼就坐到瞭電腦前,一整天都在網上度過的,晚上泡瞭碗方便面胡亂吃完後,又回到自己臥室,這一坐阿飛正傳就坐到瞭十一點半。

            這時美團回應傭金爭議候屋子外面的雨越來越大,連續不斷地敲擊著窗玻璃,發出沉悶的“咚咚”聲。唐靜覺得很煩,而且外面漆黑一片,也有點恐怖。於是她趁與qq上的好友聊天的空檔,屈瞭屈有點酸痛的手指,將音響的聲音調大,在winamp裡選瞭幾首比較快節奏的歌曲。音樂的聲音很快蓋過雨點聲,整個臥室裡的氣氛一下子變的輕快起來。

            唐靜滿意地吐瞭口氣,揉揉有些發紅的眼睛,端起杯子抿瞭一口熱可可,立刻把註意力放回到網絡中去。她手指輕快地敲著鍵盤,令人眼花繚亂。上網兩年以來,唐靜的指法練的爐火純青,現在可以遊刃有餘地同時與二十幾個人聊天而不混亂。

          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唐靜感覺到有些不對勁。她qq上的好友開始抱怨說她的回話速度太慢或者根本收不到她的話,而她明明在收到信息後很快就回復瞭對方的。

            “qq又餓瞭。”

            唐靜微微皺瞭皺眉頭。

            qq是時下國兔兔電影內最流行的聊天軟件,當負責處理信息中轉的qq服務器太繁忙的時候個別用戶發送免費啪的信息偶爾就會被丟失。今天是周末,上線的人是天文數字,這樣的小意外時有發生。唐靜習慣上把這種意外叫做“qq餓瞭”“qq吃話瞭”。

            但是象今天這樣連續吃話的情形,她還是第一次見到。這樣子對話根本進行不去,很快列表上的好友們都停止瞭聊天,頭像不再跳動,整個qq上變得一片寂靜,隻看到一排離線狀態的頭像一動不動,每個頭像都面色發灰。

            唐靜撇撇嘴,心想這個服務器實在是討厭死瞭,難得的周末啊,正聊到興頭上呢。 但是她也無可奈何,隻好掛著qq,一邊聽音樂一邊百無聊賴地瀏覽常去的論壇。

            過瞭大約五分鐘,音樂突然嘎然停止,音箱裡發出一陣尖利的電子嘯聲,隨即整個 房間瞬間陷入一片寂靜。

            她的第一個反應是電腦死機瞭,但沒等她熱啟動,剛剛沉默下來的音箱傳來一陣 “嘟嘟”聲。這是qq特有的聲音,意思是“有人向你發送信息”。唐靜對這個再熟悉不過,於是不假思索地按動熱鍵ctrl +z把那信息提取出來,隨即一楞,因為這個出現在她好友名單裡的頭像她從來沒有見過。這頭像模糊不清,鉛灰中隱約泛紅,而且在本該顯示名字和qq號碼的地方是一片空白。

            (200-06-17 00:00:00)

            上路吧

            看著屏幕上的信息框,唐靜感覺背部有一陣沒來由的涼意,同時一 惡寒自尾椎骨升起,順著脊背往上一直爬到頭頂,她的額頭開始沁出一層微微的冷汗。

            “隻是錯覺吧,是錯覺。”

            唐靜努力說服自己,同時將手伸向鍵盤。

            (200-06-17 00:00:07) 藍調小雨雲

            你是誰?

            沒有回答

            機箱旁的杯子忽然顫動起來,杯中的可可震出一圈圈波紋,屋外仍舊風雨如晦。突然,光驅“唰”地一聲自動彈瞭出來,一陣低沉的“嘟嘟”聲從音箱中傳瞭出來,對方終於回復瞭,唐靜急忙轉頭去看,在下一個瞬間她的瞳孔急速地縮小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第一章

              六月十七日晨八點十五分,星期日 s市

            馬路旁的積水映出天空中飄過的白雲,昨天持續瞭一夜的梅雨終於停瞭。雨後空氣清新宜人,整個s市在清晨陽光照拂之下顯得格外恬靜。

            小諾斜挎著淡青色的雨傘走在大街上,嘴裡哼著孫燕姿的《月光光》,不時故意踩進積水裡用力跺腳,濺起一片片水花。每當她穿上雨靴的時候,總喜歡這麼走路。這是她從小學時代就養成的習慣,一直到瞭上大一的年紀卻還是如此。行人都莫名其妙地看著她,她自己卻樂此

            不疲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她今天是去做阿姨傢裡做傢教。她的表妹唐靜今年高二,明年就要面臨高考,她這個以高分考進本市外語學院的表姐自然責無旁貸。所以每周的周日,小諾都會去唐靜傢裡,給她進行兩個小時的英文與數學輔導。

            小諾與唐靜從小玩到大,兩人情同姐妹,無話不說,唐靜的媽媽又特別喜歡小諾,所以這份傢教做起來也格外輕松,沒什麼壓力。與其說是傢庭輔導,倒不如說是兩個女生湊到一起學習更合適。

            今天是第三次輔導,於是小諾早早起來,吃過早點後就離開瞭傢門。她沒備課,對她來說,教高中程度的英文比在大學逃課還簡單。正好清晨雨剛停,空氣清爽,她索性連自行車也不騎,穿上雨靴一路踢踏踢踏地朝唐靜傢走去。

            走到唐靜傢樓下,小諾停下腳步,她感覺氣氛有點異樣,就好象發生瞭什麼事情似的。她左右看看,沒發現什麼奇怪的東西,聳聳肩,按下電梯的按紐。

            那個破舊的老電梯不知道是公元前哪一年出土的文物,噪音極大,一國產三級毛片邊移動還一邊悠然地搖擺著,纜繩發出“吱呀吱呀”的聲音,讓人一點安全感也沒有。小諾站在電梯裡,忽然沒來由地打瞭個冷戰。

            唐靜傢住在七樓702,這個老電梯走瞭將近一分鐘才晃悠到。鐵門一開,小諾就趕緊跳出電梯,吐吐舌頭。

            她來到唐靜傢門前,剛要伸手去敲門,忽然發現門是虛掩著的。小諾一楞,把門輕輕推開,一邊脫雨靴一邊把頭伸進去說:

            “阿姨?姨父?唐靜?”

            沒人回答,隻聽見一陣哭聲從屋子裡傳來。小諾聽出那是阿姨的聲音,心裡一驚,連忙脫好靴子,三步並兩步跑進客廳去。

            在客廳裡,小諾最先見到臉色鐵青的姨父站在窗臺邊上,一手握著電話,一手用力捻著燃燒的煙頭;而阿姨則跪在沙發旁邊,雙手抱頭痛哭,雙肩劇烈地顫抖著。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地躺著的,正是唐靜!

            “……這……這……究竟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小諾驚諤地說不出來話,僵在原地,連雨傘都忘記放進傘筒裡。

            “小靜……她出事瞭。”

            姨父從窗臺轉過臉來,聲音低沉嘶啞,三十多歲的人一下子臉孔竟蒼老瞭許多。

            “咣鐺”一聲,小諾手裡的雨傘掉在瞭地板上,臉色大變,疾步跑到沙發旁邊。隻見唐靜平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,雙目緊閉,表情扭曲,臉色蒼白的嚇人,死前似乎受過極大的恐懼,全身一點也感覺不到生命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“唐靜!!”

            小諾握住她的右手,發現那隻手冰冷僵硬,全無平時溫軟滑嫩的觸感。她再仔細一看,發現在右手手腕處,有一道狹長且深的傷口,傷口邊緣整齊,象是被利刃割;一道血痕從傷口蜿蜒直下。

            “昨天,我和你阿姨出去應酬,因為弄的很晚,所以就給傢裡打電話告訴一聲,但是沒人接,我們以為小靜早就睡覺瞭。今天早上我們也是十分鐘前才回到傢裡。一回傢,我們就看到小靜趴在電腦桌前,左手拿著把刀,右腕被切開,流瞭好多血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姨父說到這裡,哽咽地說不下去瞭,而阿姨的哭聲又大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那,那趕緊叫救護車呀?!”

            “我們剛打瞭電話給110,他們馬上就到……不過已經太晚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小諾的眼淚奪眶而出,她緩緩放下唐靜的手,轉頭向臥室望去。現在本該是她們兩個坐在那裡有說有笑學習的時間,可是其中的一個已經永遠地消失瞭,沒有絲毫的預兆。

            臥室美國累計確診超萬例的門大開著,小諾站起身來,擦擦眼淚,朝裡面走去。她也說不清楚想做什麼,大概隻是想再看一眼她的生活,感受一下她的氣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