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yo6py'><strong id='yo6py'></strong></code>
  • <tr id='yo6py'><strong id='yo6py'></strong><small id='yo6py'></small><button id='yo6py'></button><li id='yo6py'><noscript id='yo6py'><big id='yo6py'></big><dt id='yo6p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o6py'><table id='yo6py'><blockquote id='yo6py'><tbody id='yo6p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o6py'></u><kbd id='yo6py'><kbd id='yo6py'></kbd></kbd>
  • <span id='yo6py'></span>
      <ins id='yo6py'></ins>
    1. <dl id='yo6py'></dl>

      <i id='yo6py'></i>

      <acronym id='yo6py'><em id='yo6py'></em><td id='yo6py'><div id='yo6p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o6py'><big id='yo6py'><big id='yo6py'></big><legend id='yo6p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i id='yo6py'><div id='yo6py'><ins id='yo6py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yo6py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盜夢空間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 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就不斷地做噩夢。有時夢到自己是一個猶太戰俘,在德軍的集中營裡被毒氣破壞全身神經系統而死;有時自己是一個貧民奴隸,被嗜血的貴族買回傢盡情虐殺;有時則是古代受到各種殘酷刑罰的罪犯,什麼腰斬、梳洗之類的她全都試過,這夢一而再再而三地侵襲著她的夜晚,每每都讓她在凌晨三點驚醒,渾身是汗,然後再也不敢入睡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一久,她對於睡覺越來越抗拒,去看瞭精神科,醫生隻淡淡跟她說瞭一句壓力太大,然後開安眠藥給她吃。她以為吃瞭安眠藥會有一覺好眠,誰知道反而造成反效果。以前她總是可以在噩夢中及時醒來,沒有面臨自己真正的死亡,但是吃瞭安眠藥後,反而醒不過來,導致她在夢裡的時間更長,受到再多的劇痛都沒辦法讓她痛醒。所以當她吃瞭兩天安眠藥之後,她就把整包藥丟進垃圾桶瞭。

              她養成瞭喝咖啡的習慣,隻要能讓她不睡,任何方法她都願意試,但是她每天頂著個黑眼圈去上課,還是引起瞭其他同學的註意。

              “陳湘榆,你還好吧?我看你最近精神都很不好耶!”這天上完一堂新聞學概論後,坐她旁邊的同班同學方雲修看著她問道。湘榆隻是無奈地搖瞭搖頭,低著頭茫然地把桌上的書掃進背包裡,三合一咖啡已經越來越控制不住她的睡意,現在她隻能靠自己煮黑咖啡才能提神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沒事,別管我。”她收好東西就想走,但一站起來,長時間的睡眠不足讓她一陣暈眩,就這樣暈倒在方雲修懷裡,朦朧裡,她的意識仍然在抗拒,“不!我不能睡著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當她恢復意識時,發現自己在一片大荒原上,四周一個人都沒有,隻有黑壓壓的一片天色,以及令人恐懼到發狂的寂寥曠野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……不要!”湘榆崩潰地蹲下來,雙手抱住自己的頭,拉扯著頭發哭叫道,“為什麼又來瞭?為什麼?”

              這個夢是她三天前不小心睡著時夢到的,夢中的她一個人在曠野上,而且到處都是數不盡的僵屍群,一看到她就像獵狗聞到獵物一樣死命地緊緊跟著她,她隻能一直跑,跑到自己體力完全透支,然後在被好幾隻僵屍撕裂身上的血肉時,因為疼痛而醒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從那天以後她就再也不敢睡覺,因為那夢境實在太真實瞭!當她冷汗涔涔從夢中驚醒過來時,她的皮膚上還存留著僵屍手爪的粗糙冰冷觸感,她的鼻子還嗅得到自己身體被掏出內臟的血腥味。但她真的沒想過自己會再回到這個夢境,她以往做過的夢從來沒有一次重復過的,為什麼這次會……她也無暇再想,因為之前夢境裡出現的可怕僵屍又一個個從四面八方出現,蜂擁而來,她邊哭邊跑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瞭什麼,為什麼要受這種折磨?

              “我要醒過來!我要醒過來!”她瘋狂地啃咬著自己的手臂,希望在痛苦中清醒,但是其實她也試過很多次瞭,由自己本身造成的痛苦,並不會讓她醒過來,但是她還是希望能有奇跡出現。

              忽然一個高大的身影拉住她就跑,她一直跑到瞭空曠的地方才看清楚拉著她的人的臉,竟然是剛剛在課堂上跟自己說話的方雲修!為什麼會夢見他?她百思不解這個問題,難道是因為剛才遇見他,跟他說瞭話,所以夢中就出現他瞭嗎?她真的想不通,在她的夢中從來沒有任何希望或奇跡,沒有人可以救她,為什麼這次不同?

              “你沒事吧?我們快離開這裡!”方雲修拉著她的手。說也奇怪,她平常在學校都是獨來獨往不喜歡跟人打交道,素有“冰山美人”之稱,但在夢中她卻沒有推開他的手,而是任由他牽著自己纖細的手,更從他厚實的掌心中感到瞭近日以來從沒感覺到的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別怕,我一定會保護你的!”他緊緊握住她的手,快速拉著她跑離瞭包圍他們的僵屍群,湘榆竟然感到莫名的感動,是不是患難中特別容易產生感情?會讓她對這個平常看也沒看一眼的男生有瞭全新的好感。

              她正想說些什麼,忽然眼前一片黑暗。

              當她再次睜開眼,眼前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,她躺在學校保健室的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“陳湘榆,你醒啦?”方雲修坐在旁邊的椅子上,露出關心的神色說,“校醫說你長期睡眠不足才會昏倒的,你失眠嗎?”

              在現實生活中,她反而不知道要跟他說些什麼,難道跟他說,“你剛剛好英勇,謝謝你救瞭我。”一向沉默的她隻是低頭不語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吧!那我先走啦!你自己好好保重身體!”方雲修看她不想說話,便不想自討沒趣,禮貌地跟她揮瞭揮手,拿起自己的書就離開瞭保健室。

              湘榆謝過瞭校醫,心事重重地回到瞭租屋處,因為不敢睡覺,隻好一直坐在電腦前面,跟認識的、不認識的網友天南地北地聊天,看bbs上的文章,玩在線遊戲,這些日子以來能讓她晚上不睡的活動她幾乎全都試過瞭。

              午夜時分,一股濃厚的睡意忽然再度向她侵襲而來,她不支地頭靠在電腦屏幕上昏睡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待她一醒來,畫面又回到剛才的大草原,但是她卻不是孤單一人。方雲修正在一旁,焦急地看著她,“剛才你忽然昏過去瞭,還好你沒事!”他把她緊緊抱在懷裡,“嚇死我瞭!你千萬不能出事!”她紅著臉任他抱著,覺得心裡好像沒那麼怕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她在方雲修的保護下,沒有受到僵屍的傷害與追擊,第二天、第三天都是這樣,慢慢地,雖然她還是會做夢,但是噩夢卻已經不再威脅困擾到她的生活瞭。因為每一場夢裡都有他。

              她一想起他為瞭她擔心著急,努力保護她的樣子就會心動,每天上課時,她都忍不住偷偷看他,雖然她分不清自己愛上的到底是夢中的他,或是現實的他,但是她的心裡的確升起瞭戀愛的暖意。

              方雲修似乎也察覺瞭她對他的不同,一個月後,他正式向她告白,而她隻是紅著臉讓他牽瞭她的手。他們的事情很快就傳遍瞭全系,大傢都對方雲修抱著羨慕又嫉妒的眼光,不明白以他的普通條件,怎麼能追到系花等級的湘榆?有人說,是他的誠意打動瞭她;有人則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嘲弄他一定馬上就會被甩,卻沒有人註意到,方雲修自信的臉上,常常閃過一絲絲詭異的笑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和湘榆約會完後,他回到瞭住處,從抽屜深處拿出一個黑色瓶子,拿在手上反復欣賞著。“那個男人沒騙我,原來真的有用。”他輕輕吻著瓶身,當初花瞭一千塊買下這瓶奇怪的藥水時,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,原來這瓶東西真的可以讓他得到心目中的女神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他隻是像平常一樣,打完工騎機車回傢,在路上看到一個陌生的小攤販,上面擺賣的東西看起來稀奇古怪,有點像是中世紀歐洲那些黑魔法的道具,好奇心讓他停下車來把玩一下攤位上的東西,忽然一個穿著唐裝的中年男子鬼魅似的朝他走來,露出一抹詭秘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“買下它,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。”他手上拿著這個黑色瓶子朝方雲修輕晃著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瓶子本身好像具有魔力似的,方雲修就像著瞭魔似的,把口袋裡剛領到的薪水全掏瞭出來,換回瞭這個莫名其妙的瓶子。他打開瓶子附的說明書,上面寫著──噩夢之源,底下還有一小排說明文字,但是關於品牌或是哪裡出產的,完全看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底下的小字如此寫著:你相信噩夢可以為你換來愛情嗎?隻要讓你暗戀的人喝上一滴,他(她)就從此噩夢連連,然後你再把瓶內液體當成香水抹在身上接近他(她),你就可以入夢拯救(她),夢是人類潛意識的象征,保證(她)一定會愛上你。

              看完說明後,他簡直嗤之以鼻,如果真的有這麼神奇的東西,那世界上還會有什麼自殺團的存在嗎?不過他轉念一想,買瞭都買瞭,試試也不吃虧吧!於是他決定拿系花湘榆做實驗,反正她平常對自己理都不理,如果真的能讓她做做噩夢,也算是小小報復她平常的高傲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有一次他趁著湘榆下課時間去廁所時,偷偷在她的水杯裡滴瞭三滴黑色瓶子裡面裝的無色液體,當他看著她喝下去時,心裡竟有種說不出來的痛快。而湘榆的改變,也是從那時候開始,他看著她一天天憔悴下去,也令他驚疑不已,難道這玩意真的有效?那如果自己再照著說明書上做的去接近她,是不是真的可以讓她成功愛上他?

           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就不斷地做噩夢。有時夢到自己是一個猶太戰俘,在德軍的集中營裡被毒氣破壞全身神經系統而死;有時自己是一個貧民奴隸,被嗜血的貴族買回傢盡情虐殺;有時則是古代受到各種殘酷刑罰的罪犯,什麼腰斬、梳洗之類的她全都試過,這夢一而再再而三地侵襲著她的夜晚,每每都讓她在凌晨三點驚醒,渾身是汗,然後再也不敢入睡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一久,她對於睡覺越來越抗拒,去看瞭精神科,醫生隻淡淡跟她說瞭一句壓力太大,然後開安眠藥給她吃。她以為吃瞭安眠藥會有一覺好眠,誰知道反而造成反效果。以前她總是可以在噩夢中及時醒來,沒有面臨自己真正的死亡,但是吃瞭安眠藥後,反而醒不過來,導致她在夢裡的時間更長,受到再多的劇痛都沒辦法讓她痛醒。所以當她吃瞭兩天安眠藥之後,她就把整包藥丟進垃圾桶瞭。

              她養成瞭喝咖啡的習慣,隻要能讓她不睡,任何方法她都願意試,但是她每天頂著個黑眼圈去上課,還是引起瞭其他同學的註意。

              “陳湘榆,你還好吧?我看你最近精神都很不好耶!”這天上完一堂新聞學概論後,坐她旁邊的同班同學方雲修看著她問道。湘榆隻是無奈地搖瞭搖頭,低著頭茫然地把桌上的書掃進背包裡,三合一咖啡已經越來越控制不住她的睡意,現在她隻能靠自己煮黑咖啡才能提神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沒事,別管我。”她收好東西就想走,但一站起來,長時間的睡眠不足讓她一陣暈眩,就這樣暈倒在方雲修懷裡,朦朧裡,她的意識仍然在抗拒,“不!我不能睡著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當她恢復意識時,發現自己在一片大荒原上,四周一個人都沒有,隻有黑壓壓的一片天色,以及令人恐懼到發狂的寂寥曠野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……不要!”湘榆崩潰地蹲下來,雙手抱住自己的頭,拉扯著頭發哭叫道,“為什麼又來瞭?為什麼?”

              這個夢是她三天前不小心睡著時夢到的,夢中的她一個人在曠野上,而且到處都是數不盡的僵屍群,一看到她就像獵狗聞到獵物一樣死命地緊緊跟著她,她隻能一直跑,跑到自己體力完全透支,然後在被好幾隻僵屍撕裂身上的血肉時,因為疼痛而醒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從那天以後她就再也不敢睡覺,因為那夢境實在太真實瞭!當她冷汗涔涔從夢中驚醒過來時,她的皮膚上還存留著僵屍手爪的粗糙冰冷觸感,她的鼻子還嗅得到自己身體被掏出內臟的血腥味。但她真的沒想過自己會再回到這個夢境,她以往做過的夢從來沒有一次重復過的,為什麼這次會……她也無暇再想,因為之前夢境裡出現的可怕僵屍又一個個從四面八方出現,蜂擁而來,她邊哭邊跑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瞭什麼,為什麼要受這種折磨?

              “我要醒過來!我要醒過來!”她瘋狂地啃咬著自己的手臂,希望在痛苦中清醒,但是其實她也試過很多次瞭,由自己本身造成的痛苦,並不會讓她醒過來,但是她還是希望能有奇跡出現。

              忽然一個高大的身影拉住她就跑,她一直跑到瞭空曠的地方才看清楚拉著她的人的臉,竟然是剛剛在課堂上跟自己說話的方雲修!為什麼會夢見他?她百思不解這個問題,難道是因為剛才遇見他,跟他說瞭話,所以夢中就出現他瞭嗎?她真的想不通,在她的夢中從來沒有任何希望或奇跡,沒有人可以救她,為什麼這次不同?

              “你沒事吧?我們快離開這裡!”方雲修拉著她的手。說也奇怪,她平常在學校都是獨來獨往不喜歡跟人打交道,素有“冰山美人”之稱,但在夢中她卻沒有推開他的手,而是任由他牽著自己纖細的手,更從他厚實的掌心中感到瞭近日以來從沒感覺到的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別怕,我一定會保護你的!”他緊緊握住她的手,快速拉著她跑離瞭包圍他們的僵屍群,湘榆竟然感到莫名的感動,是不是患難中特別容易產生感情?會讓她對這個平常看也沒看一眼的男生有瞭全新的好感。

              她正想說些什麼,忽然眼前一片黑暗。

              當她再次睜開眼,眼前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,她躺在學校保健室的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“陳湘榆,你醒啦?”方雲修坐在旁邊的椅子上,露出關心的神色說,“校醫說你長期睡眠不足才會昏倒的,你失眠嗎?”

              在現實生活中,她反而不知道要跟他說些什麼,難道跟他說,“你剛剛好英勇,謝謝你救瞭我。”一向沉默的她隻是低頭不語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吧!那我先走啦!你自己好好保重身體!”方雲修看她不想說話,便不想自討沒趣,禮貌地跟她揮瞭揮手,拿起自己的書就離開瞭保健室。

              湘榆謝過瞭校醫,心事重重地回到瞭租屋處,因為不敢睡覺,隻好一直坐在電腦前面,跟認識的、不認識的網友天南地北地聊天,看bbs上的文章,玩在線遊戲,這些日子以來能讓她晚上不睡的活動她幾乎全都試過瞭。

              午夜時分,一股濃厚的睡意忽然再度向她侵襲而來,她不支地頭靠在電腦屏幕上昏睡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待她一醒來,畫面又回到剛才的大草原,但是她卻不是孤單一人。方雲修正在一旁,焦急地看著她,“剛才你忽然昏過去瞭,還好你沒事!”他把她緊緊抱在懷裡,“嚇死我瞭!你千萬不能出事!”她紅著臉任他抱著,覺得心裡好像沒那麼怕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她在方雲修的保護下,沒有受到僵屍的傷害與追擊,第二天、第三天都是這樣,慢慢地,雖然她還是會做夢,但是噩夢卻已經不再威脅困擾到她的生活瞭。因為每一場夢裡都有他。

              她一想起他為瞭她擔心著急,努力保護她的樣子就會心動,每天上課時,她都忍不住偷偷看他,雖然她分不清自己愛上的到底是夢中的他,或是現實的他,但是她的心裡的確升起瞭戀愛的暖意。

              方雲修似乎也察覺瞭她對他的不同,一個月後,他正式向她告白,而她隻是紅著臉讓他牽瞭她的手。他們的事情很快就傳遍瞭全系,大傢都對方雲修抱著羨慕又嫉妒的眼光,不明白以他的普通條件,怎麼能追到系花等級的湘榆?有人說,是他的誠意打動瞭她;有人則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嘲弄他一定馬上就會被甩,卻沒有人註意到,方雲修自信的臉上,常常閃過一絲絲詭異的笑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和湘榆約會完後,他回到瞭住處,從抽屜深處拿出一個黑色瓶子,拿在手上反復欣賞著。“那個男人沒騙我,原來真的有用。”他輕輕吻著瓶身,當初花瞭一千塊買下這瓶奇怪的藥水時,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,原來這瓶東西真的可以讓他得到心目中的女神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他隻是像平常一樣,打完工騎機車回傢,在路上看到一個陌生的小攤販,上面擺賣的東西看起來稀奇古怪,有點像是中世紀歐洲那些黑魔法的道具,好奇心讓他停下車來把玩一下攤位上的東西,忽然一個穿著唐裝的中年男子鬼魅似的朝他走來,露出一抹詭秘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“買下它,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。”他手上拿著這個黑色瓶子朝方雲修輕晃著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瓶子本身好像具有魔力似的,方雲修就像著瞭魔似的,把口袋裡剛領到的薪水全掏瞭出來,換回瞭這個莫名其妙的瓶子。他打開瓶子附的說明書,上面寫著──噩夢之源,底下還有一小排說明文字,但是關於品牌或是哪裡出產的,完全看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底下的小字如此寫著:你相信噩夢可以為你換來愛情嗎?隻要讓你暗戀的人喝上一滴,他(她)就從此噩夢連連,然後你再把瓶內液體當成香水抹在身上接近他(她),你就可以入夢拯救(她),夢是人類潛意識的象征,保證(她)一定會愛上你。

              看完說明後,他簡直嗤之以鼻,如果真的有這麼神奇的東西,那世界上還會有什麼自殺團的存在嗎?不過他轉念一想,買瞭都買瞭,試試也不吃虧吧!於是他決定拿系花湘榆做實驗,反正她平常對自己理都不理,如果真的能讓她做做噩夢,也算是小小報復她平常的高傲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有一次他趁著湘榆下課時間去廁所時,偷偷在她的水杯裡滴瞭三滴黑色瓶子裡面裝的無色液體,當他看著她喝下去時,心裡竟有種說不出來的痛快。而湘榆的改變,也是從那時候開始,他看著她一天天憔悴下去,也令他驚疑不已,難道這玩意真的有效?那如果自己再照著說明書上做的去接近她,是不是真的可以讓她成功愛上他?